第二百九十八章 异变突发【八千字大章】

峡谷的天灾对很多人来说都是噩梦,对于天灾来说,李雪画则是它的噩梦。

时间,对于很多人来说是紧迫的,是这世上最珍惜的存在。可是对于天灾来说几乎是一个无意义的,它有着它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多长的存在期。

对于荒地峡谷中的天灾来说,它需要做的本来只是静静的等待,慢慢的用自己的力量跟生命去磨掉这个封印便可以自由了。

哪怕伊贰三多次前去骚扰,对于天灾来说也只是恶心,烦躁,愤怒,想着离开这封印之后要把这闹事的东西变成人祸。

可是李雪画在伊贰三的带领下出现后,对于天灾来说一切都变了!

封印在修复!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让天灾彻底消失。

伊贰三知道李雪画的重要性,回到基地第一时间找到了李雪画,却发现这位年轻的进化者面带疲惫,许久不见的楚文昊就静静的坐在她的旁边,面上带着十足的关心。

“什么情况?”

伊贰三发现楚文昊居然在自己出现后,没有半点往日的敌意,甚至可以说将自己完全当空气一般,忍不住的问向胖子,手指却指着躺在简易木板床上休息的李雪画。

“楚文昊吃了你的药,恢复的并不是很理想。”胖子说道,“小画就帮了他一下。”www.jygta.com 青苹果小说网

伊贰三开始明白为什么楚文昊一副情种的模样,原来是姑娘救他性命,他在这里打算以身相许不成?

“有事要我做吗?”李雪画勉强起身。

伊贰三只能苦笑,自己虽然想要魔王值,但李雪画现在这样的状态怕是连进化技能都用不出来。

“明早能恢复过来吗?”伊贰三叹气发问。

“小雪身体挺弱的,你的事重要吗?”楚文昊插身在伊贰三跟李雪画的中间,“荒地灵泉出现,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咱们还是等着灵泉争夺结束,守护好这里的人,安全回去才是我们该做的。”

伊贰三发现这世上还真的有这种人,你对他数次好,对方根本记不住的!他只会记得这次,你有没有对他好!若是这次也没让他占到便宜好处,那么以前你对他好的那些,都不存在。

“汤姆。”伊贰三伸手将楚文昊扒拉到一边去,“我不想看见他。”

楚文昊还想反抗,顿觉衣服的后颈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给抓住,不顾他的反抗跟感受,将他拖拽着就走。

李雪画看到楚文昊被拖走,面上浮现出了松了口气的表情,自己救人不过是因为大家是同胞,又都是进化者,理所应当的相互帮助,,但是对方好像因为这次的救人就摆出要表白的态势。

“我只是施展进化技能过度,休息一晚也就没事了。”李雪画随着楚文昊的离开,整个人看起来更加虚弱,刚刚为了让对方离开,她始终是强打精神,就是希望对方早点走。

如今光之子终于算是离开了,李雪画也不需要再假装精神来让对方不要这么殷勤。

“现在天色也快黑了,你早点休息,咱们明天去峡谷。”伊贰三说完话便拽着胖子往外走,“李雪画又不喜欢楚蛤蟆,所以直接把他赶走就是了。”

胖子没有接话只是点了点头,不久前也被这楚文昊对着李雪画献殷勤给搞的很是不爽,只是因为碍于是海滨市的进化者,担心跟六子有什么关系,动手面子上不好看,现在这么看来,自己得找个借口收拾一下这楚蛤蟆。

夜晚下的营地,徐少庭还是在跟那本忍者手札死磕,想要弄明白那些秘语到底是什么。

伊贰三手持着青铜战刀在很小的空间一招一式的修炼着春秋刀法,任何的武器都是手臂的延伸,学会是用刀子更加可以了解拳脚。

最近的几场战斗,伊贰三都看的很清楚,乙级以上的高战力进化者们,并不是将自己的进化技能当做最主要的战斗方式,它们更多的是辅助型的存在,真正的生死还是要靠自身的武技。

进化者,不过是打开修炼之路的钥匙。

它很重要,但却并非最重要的存在。这也是所有进化者都知道,强化自身才是最重要的。

乌鸦老黑跟萧默燃一起睡在鸟窝中。

说来也奇怪,其他人想要进入鸟窝,都会感觉到鸟窝会让自己的血液开始沸腾变热,每几秒钟就感觉血液燃烧的要将自己烧死了。

偏偏老黑一点这种躁动感都没有,反而很享受的样子。

这样不少进化者都很好奇,伊贰三搞来的这个乌鸦好像有点意思,难道还是有着什么优良的血统不成?

黑白无常则消化着这些日子吃掉的各种进化者的魂魄,特别是阴阳师的魂魄也被两个小鬼弄到不少,对它们来说这种大补需要一点点的消化才能吸收。

段晨哲自从进入荒地以来,第一次可以进行深度睡眠休息,进化者虽然理论上是可以不眠不休,但身体还是会疲惫,特别是精神紧张的饿状态。

隶属段晨哲这个小基地的数名进化者,也都知道今夜不需要高度紧张的戒备。

随着天空再次变得明亮,伊贰三还没有去找李雪画,这位修复系进化者已经前来找他。

比起昨天的面色苍白,经过一夜休息的李雪画精神很是不错,虽然没有往日那般的明艳动人,却也看起来精神头十足。

“我也要去……”楚文昊不知何时也出现在了集合的小队伍之中,他话是冲着伊贰三喊的,眼神却片刻也没有离开李雪画的俏脸。

李雪画本来还算精神的面庞,也随着楚文昊的发声而变得有些无奈,她的性格不是左了了那种直来直去的性格,平日里多少有点内向的她,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段叔。”伊贰三回头看向不远处的段晨哲说道,“是您管管他?还是我自己动手解决?”

段晨哲叹了口气,拂晓的时候这个楚文昊就来找过自己,说起过这事情希望能够支持他一下。

这种事情段晨哲实在没法答应帮忙,而且段晨哲也更加明白在这种荒地里面,实力才能决定说话声音的大小,别说伊贰三身边站这个乙级的徐少庭,就算抛开徐少庭,在场的人有几个能打过这个老外?又有谁能打赢那个还在鸟窝里睡觉的萧默燃?

至于伊贰三本人?段晨哲虽然没有见到他全力出手,但看到汤姆这样在丙级几乎处于天花板位置的人,都对小六子毕恭毕敬的,就知道他本身有多能打了。

“小楚,你别闹了。”段晨哲只能起身上前将人拽出队伍。

“段总……”楚文昊满脸的委屈,“我觉得如果你为难的话,不如让大家投票?民主投票如何?”

民主?

伊贰三笑了,到底什么才是民主啊?百分之六十的人投票同意一件事情,所以剩下的百分之四十就要听那百分之六十的,这对那百分之四十来说,民主吗?

米国当年依靠科技强国,全地球的四处掠夺,打这个打那个,把很多国家最后搞的常年处于战争中,这个最大的民主国家打着民主输出的幌子,让多少本来赋予的国家,变成了赤贫不说,还让那些国家的人每天都处于随时被街头打死的状态。

段晨哲还没有开口,伊贰三已经迈步上前对着楚文昊的鼻子直接一拳!

下一刻,楚文昊的鼻子肿胀的如同蒜头大小,鲜血更是哗啦啦向外流淌,他的人则倒坐在地上,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伊贰三。

伊贰三行走江湖多年,见过各种各样的人,知道对有些人你不能给他脸,你让着它对他好,给他让利,他就会蹬鼻子上脸跟你装逼。

对付这种货,最好的办法就是上去直接给他两拳,让他知道没人惯着他,让他知道疼,他也就老实了。

“咱们走。”伊贰三看也不看身后楚文昊,只是带着李雪画跟徐少庭离开,其他人全部留下了基地之中。

如今乙级高手们都进来了,荒地之中所有人都应该会知道,距离这块荒地消失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与其继续在这荒地之中漫无目的的寻找机缘,还不如去寻找一个个中华进化者建立起来的基地。

对于境外的丙级进化者们来说,这群聚集在一起的中华进化者,就是最容易榨出油水的地方。

如今中华进化者们建立起来保护平民的基地,在境外进化者的眼里那就是一块块的肥肉,比在外面瞎转悠的找机缘要更容易。

给基地里多留下一些进化者,也是为了防备可能存在的袭击。

徐少庭看穿了伊贰三的想法,越发觉得这个年轻人有意思,小小年纪哪里来的这么多想法跟眼界自信?

伊贰三专心开着越野汽车,也不知道徐少庭的想法,若是知道定然会跟他说,我从小闯荡江湖多了,很多事情也自然就看明白了。

车子一路高速行驶,开了很久才又一次来到了峡谷。

如今的徐少庭也听伊贰三讲过关于天灾的事情,立刻拿出了十二分的精神,准备应付可能突发的情况。

巨大的坟冢又一次出现在了三人的眼前,伊贰三知道这次前来,若是运气不好的话,可能是在荒地之中最后一次前来收割了,便是运气好,怕也就那么一两三次了不起了。

“青铜傀儡?”

李雪画很意外的看着远处坟冢前的巨大傀儡,这傀儡的手中并没有青铜战刀,跟她以前见到的虽然外形很像,但应该不是同一个。

青铜傀儡身旁还站着几个木质的傀儡,以及几队纸傀儡。

“它们怎么来了?”伊贰三也是好奇,以前只有当天灾活动剧烈时,这些傀儡才出现进行镇压,如今这天灾被收拾的很是老实,按照道理来说傀儡不该出现才是。

青铜傀儡见到伊贰三,那宝石制作的眼睛顿时绽放出了光芒,然后又回头看了看伊贰三,最后视线还是落在了坟冢之上。

伊贰三能看出傀儡的犹豫,它这次好像对坟冢特别的在意。

难道这坟冢之中有什么让傀儡忌惮的东西?伊贰三暗暗猜测,这个傀儡见到活人就会主动攻击,而这个傀儡应该知道打不过自己,却没有像以前那样立刻撤退。

人祸?伊贰三能想到的答案只有这一个,这坟冢里藏了一个可能真的会变成人祸的存在,所以这个青铜傀儡才没有立刻撤退。

“我上去打碎它?”徐少庭从车上起身看向伊贰三,青铜傀儡虽然强大,但是在乙级的进化者面前还是不够看的。

“算了,不要让我跟小画受伤就好。”伊贰三略做沉思,这傀儡有可能是棺材里面的魔道前辈做出来的,说不定荒地没有了,这些傀儡就会自动被收到棺材里?那自己岂不是多了一支超级军队?

随着越野汽车的靠近,青铜傀儡最终还是带着它的队伍选择了离开。

伊贰三看着巨大的坟冢,很想将坟冢挖开一看,是不是真的有人祸在其中,却又怕不小心触碰到了什么不该触碰的东西,将封印给破坏掉了。

童子尿会有用吗?伊贰三从戒指中取出了两瓶矿泉水当场一口气全部喝完。然后开始调整体内真气催动,去消化刚刚喝下去的水。

天灾不知道伊贰三在做什么,只能用来自人祸的思维告诉它,眼前这个讨厌的人类,肯定没有憋什么好屁。

很快,伊贰三的身体便有了反应,连忙对身旁的李雪画说道:“小画,你回个头先,徐前辈照顾好我跟小画。”

两人都是好奇,这伊贰三为什么会提出这奇怪的要求,但还是按照他的来做。

伊贰三打量着坟冢,回忆着之前青铜傀儡盯着坟冢的位置在哪里,眼睛在坟冢之上迅速的寻找着。

天灾探查着伊贰三的视线,发现他的视线落在了‘人祸’的位置,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紧张的它,因为人祸的关系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紧张,它怕伊贰三会做出什么伤害人祸的事情。

虽然人祸在土中很难被伤害到,因为若是强行破开坟冢,反而可能会帮助到损害封印,但它还是有些担心。

毕竟这个人每次来,都会带来很多的饿麻烦。

“应该是这里了。”伊贰三解开裤腰带对徐少庭说道,“前辈,接下来对方可能会有反应,照顾好我们两人。”

童子尿在天空划过一条算不上美丽的弧线,落在了人祸上方的土地之中。

天灾不解,这种侮辱虽然很恶心,但是自己可以忍了!难道他忙活了半天,就只是想要侮辱一下?

因为喝了大量的水,伊贰三这次的童子尿非常足,液体也渐渐的渗透到了泥土的深处。

嗤嗤……嗤嗤……

黑色的泥土突然发出刺耳的声响,同时还有一股股白色的烟雾从土的深处喷了出来。

伴随着白色烟雾的出现,还有着凄厉痛苦的惨叫声冲破了坟冢的黑土直冲云霄。

天灾在这一刻都无法再继续做缩头乌龟,一股股灰黑色的力量破土而出直扑伊贰三。

请神入体的关帝力量在同一时间降临到了伊贰三的身上,青铜战刀将迎面而来的灰黑色力量一刀展开!

炽亮的刀气所过之处,更是让天灾之力化为嗤嗤的白烟消散。

徐少庭乙级力量全开,力量瞬间将李雪画完全笼罩,天灾之力撞在那气场之上一时间无法突破。

真的有人祸?伊贰三一刀斩出也是心惊,自己的童子尿威力比想象的还要强?居然可以让对方有这般的暴动?

‘完成损人利己任务,获得魔王值1002’

爆表的数值比以往又多了‘1’,这多出来的只是一点,但出现的损害作用远比这一点要高太多太多。

赛琳娜藏在土中皮肤虽然惨白,却透着一股莫名的强大味道。

随着童子尿触碰到她的身体,就像是高强度的硫酸甚至王水,腐蚀着人的身体,转眼间她的脸上的皮肤已经被腐蚀的露出了森森白骨!

伊贰三体内有佛门的力量,也有天魔经的力量,体内的五脏六腑自然也会被这两种力量滋养,生出的童子尿隐隐含着除了童子至阳力量之外的两种完全相反的力量,对普通人跟进化者来说,或许没有什么损害力,但是对于邪门的力量来说,却有着天然的克制力。

赛琳娜很想破开土壤冲出去攻击伊贰三,可是她还没有完成人祸的转换,哪怕是最低层次的人祸转换她都没有完成,外面又有乙级大佬的存在,这时候出去就是送人头了。

黑色的泥土高速的蠕动着,将躺在其中的赛琳娜快速的转移向其他的位置,来躲避伊贰三刚刚的攻击。

只是这样的蠕动会跟封印有着极大的冲突,天灾会在这个移动人祸的过程之中大量损耗着它的‘生命力’。

‘完成损人利己任务,获得魔王值1002.’

‘完成……’

伊贰三听着魔王系统传来的声音也是高兴,这已经没有嗤嗤的白气出现,那泥土明显是在蠕动进行转移,看来这样也能损害天灾不小?

暴怒后的天灾迅速的冷静了下来,知道跟伊贰三正面对抗只会吃亏,悬浮在坟冢外面的灰黑色的力量纷纷回到了坟冢之中,参与运送赛琳娜的工作。

李雪画这时间也感觉到天灾的力量在转移,并没有再出现攻击的意思,连忙上前开始施展进化技能令损害很严重的封印开始修复。

伊贰三快速的退出了请神入体的状态,这种瞬间拔高战力的底牌,既然已经没有威胁了,那么还是省着点用的好。

‘完成损人利己任务……’

伊贰三看到泥土已经停止蠕动,一时间也猜不出人祸被移动隐藏到了什么位置,但魔王值依然高速的增长着,也知道是因为封印阵法在修复。

李雪画的脸色很快便失去了来时的红润光泽,伊贰三感慨若是早点认识这个女孩就好了,那么自己还能帮对方提升点修为,也可以在这里多坚持一会。

李雪画坚持到了三分钟的时间,脸色已经极其苍白,整个人已经处于摇摇欲坠的状态。

伊贰三连忙上前让对方停止了输出,三十六万魔王值到手也是一个不错的收获,接下来只能是进行侮辱式的方式来获取魔王值。

如今有乙级高手在这里坐镇,伊贰三也不担心天灾出来跟自己闹事,自己只要在这里呆着,那就有足够的时间刮去魔王值。

咚!山谷之中突然响起金属碰撞大地的声音,一道极快的绿色光芒突然闪出,它的速度极快!快到全身心都在防备着天灾的伊贰三根本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只能本能的调动经钟罩进行防守!

同一时间徐少庭的力量全力绽放伸手去挡飞来攻击伊贰三的绿光。

刹那间,两人都看清来绿光的本体,那是青铜傀儡的一条手臂!

伊贰三没有想到过青铜傀儡还有这样的远程攻击手段,手臂直接当炮弹射出,如果不是有徐少庭在旁边护卫,经钟罩怕是会被打碎,身体都会受到重创。

这个偷袭太突然了!青铜傀儡跟进化者不同,进化者出现施展力量,会让人第一时间感觉到进化之力的爆发,而青铜傀儡出手并没有任何力量的波动,它的攻击就像是凭空出现的。

徐少庭伸手接住青铜傀儡的手臂,掌心的力量将这飞来的手臂瞬间打成一块废铜。

伊贰三感觉虚惊一场的同事也是好奇,对方为什么又回来偷袭自己?

就在青铜手臂化为废铜落在地面,一根比头发丝还要细的铜线也随着废铜的坠落扎入到了地下。

因为是废铜坠落,伊贰三跟徐少庭都没有发现废铜在坠落之后,那贴合着地面的废铜那一面就这样偷偷刺出了一根极细的铜线。

“六子,还放过它吗?”徐少庭庆幸自己这次反应够快,若是再稍微慢一点点,伊贰三怕是就要受伤了!刚刚的飞拳几乎快要接近乙级的速度了!

伊贰三看着失去了一条手臂的青铜傀儡,也顾不上对方以后会不会有机会成为自己的手下,当即就要点头。

嗤!一条青铜线从地下钻出,瞬间将面色苍白几乎完全失去战力的李雪画给捆了起来!

那铜线将李雪画捆住的同时快速朝着青铜傀儡方向拖拽。

“想走?”徐少庭伸手去抓,却看到随着他的手臂伸出,青铜线立刻用力收缩深深的嵌入到了李雪画的皮肉之中,大有只要他继续伸手去阻止,那么青铜线不介意在被抓到之前,将李雪画捆切成为几十块的碎肉块。

徐少庭伸出去的手生生停住,怒火充斥着心头,堂堂乙级进化者居然被一个青铜傀儡当着自己的面把人给绑了!

青铜傀儡的战力远不如乙级进化者,双方之间的实力天堑鸿沟本不可能被抹平,但这次的偷袭太过于取巧,青铜傀儡意外得手了。

“把人给我放下,让你走。”伊贰三将手中的青铜战刀插入地面说道,“这战刀你也带走,我说话算话!想来,你应该能听懂我说什么吧?”

青铜傀儡用仅剩的一条手臂将人夹在腋下,不再多看伊贰三一眼,更加不去看它那被抢夺走的青铜战刀,转身高速朝着谷外跑去。

一队木质傀儡组成战斗阵型,做出了要断后的姿态,哪怕它们知道面对乙级高手完全没有任何机会,也依然忠实的执行着青铜傀儡的命令。

伊贰三这时间也顾不上天灾,李雪画是自己带出来的,若是被青铜傀儡给弄死了,自己回去也没法跟胖子以及国运部交代,龙象般若功瞬间提升到了极致,脚下施展凌波魔步的追了上去。

徐少庭一掌拍碎阻拦的木质傀儡,刚刚要逼近青铜傀儡,便看到李雪画身上的青铜丝又要收紧,只能放慢速度。

伊贰三也看的清楚,两人只能紧紧跟在青铜傀儡的身后,双方一前一后很快出了峡谷。

在峡谷外面不知何时又有一辆青铜战车在那里等候,同时还有一名完成的青铜傀儡站在战车之上作为车夫。

独臂青铜傀儡上来战车,便看到战车高速奔跑。

又有十几个木质傀儡冲出进行阻拦,徐少庭再次拍出一掌,随机高速收掌闪身挡在了伊贰三身前。

十几个木质傀儡在扑来的途中身体猛然炸裂,完成自曝!巨大的爆炸形成小型的蘑菇云直冲高空。

徐少庭都能够感觉到那自曝产生的拍面劲风,伊贰三如果刚刚冲上去的话,怕是会被这自爆给伤到,没想到木质傀儡居然可以自曝,那么青铜傀儡呢?

伊贰三立在徐少庭身后也是心中升起寒意,进化者需要乙级以上才能自曝,而这区区木质傀儡就可以自曝了。

两人这个短暂的停留后撤,便让青铜战车趁机拉开了距离。

徐少庭一手拽着伊贰三的胳膊全力加速直追青铜战车,他很清楚伊贰三然强大,但是想要追上青铜战车怕是做不到的。

徐少庭追的很是巧妙,没有像之前那样着急的追上去,青铜线捆在李雪画的身上,逼急了对方会将其捆切而死。

最好的办法就是远远的吊着,等待对方停止行动,再找机会将人救出。

既然青铜傀儡选择了活捉,理论上就不会把人弄回去立刻弄死,应该是有着特殊的目的才是。

伊贰三心中尽是焦急,如果对方只是一个青铜傀儡,在徐少庭带着自己的情况下,还可以拿出反器材狙击,尝试一枪把对方给打废掉。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只能等对方停下来才有机会。

双方一逃一追,便跑出了上百公里的路程。

青铜傀儡来到一座破旧的祭坛处,这附近躺着不止一个进化者,其中大部分是境外进化者,还有少数的中华进化者。

这些进化者都有一个统一的特征,那就是他们都死了。

而且是战死!

这些人形态各异的倒下的,不少人手中更是至死都攥着武器没有放开。

伊贰三观察之后迅速做出判断,这些人跟李雪画不同,其他死去的人应该是擅自闯入到了此地,想要去看那破败的祭坛,寻找荒地之中的机缘。

守卫此地的傀儡,对于入侵者实行了杀无赦的行动。

青铜傀儡带着李雪画走上了祭坛,伊贰三跟徐少庭的心也猛地揪起,怕对方这时候突然下杀手搞什么献祭之类的事情,两人没有办法冲过去把人救下来。

一道青色的光芒从祭坛之中渐渐散发出来,整个祭坛在这一刻活动了起来。

祭坛中央的大地开始缓缓下落,将青铜傀儡跟李雪画带着降入到了大地之下掩去了行踪。

光芒散去,破败的祭坛又恢复了成了最初的样子。

徐少庭带着伊贰三来到祭坛前并没有着急尝试启动祭坛,而是由徐少庭单手结印,施展了类似忍者的遁地进入到了大地之下。

他需要确定这个祭坛只是一个机关,将人带入了地下的空间,还是祭坛看起来像个机关,其实是一个类似传闻中的传送阵法,将人传送到了其他的位置。

很快徐少庭确定这只是一个机关术,大地百米之下有一个巨大的空旷空间,他浮出地面将伊贰三带入到了大地之下。

伊贰三随之也看到了大地之下的空旷大殿,这里有着最少十个青铜傀儡,旁边还有十几个木质傀儡,它们在一台机关机器旁边忙活着,一个纸傀儡从机关中被弹了出来。

纸傀儡是被木质傀儡这么做出来的?伊贰三没有时间细想,随着徐少庭的移动也快速寻找着李雪画的身影。

两人贴着墙壁移动,发现这大殿的墙壁上雕刻着很多浮雕,因为时间太过久远的关系,哪怕这里没有风沙的吹拂,不少浮雕也无法经受住时间的消磨,已然残缺不全。

伊贰三快速的扫了几眼浮雕,这里的浮雕应该是原主人的爱好,浮雕并没有形成什么故事的形态。

徐少庭带着伊贰三游过大厅,来到了内庭。

这里的内庭不是很大,却也有几千平方米的大小,中心位置是一张石床,人形的枯骨很安详的躺在其中。

伊贰三看到这一幕更是疑惑,难道此地的主人并非跟自己的棺木并没有什么关系?之前明明感觉到了棺木之中有魔道高手的力量存在,而这具枯骨的身上并没有丝毫魔道力量的存在。

独臂青铜傀儡招手收回了捆在李雪画身上的青铜线,抬手示意这位面色苍白的女进化者走到石床的位置。

徐少庭准备着随时出手,一旦青铜傀儡对她有异动,那就第一时间灭杀这青铜傀儡!在这之前,先看看这些傀儡到底要做些什么。

伊贰三也是好奇。

李雪画被突然绑架更是又惊又吓又疑惑,看到青铜傀儡的示意,她踉跄小心的朝石床靠近着,同时一双眼睛四处打量环境,想要寻找到逃走的可能性。

李雪画就这样踉跄着来到了石床旁边,她也看清了石床上的人形枯骨,时光让附着在他身上的衣物都已经化为了粉末,陪伴在他身边的只有一本石书。

石板上刻满了古老的文字,李雪画虽然也考上了国家重点大学,哪怕是小篆都能认出不少的她,却发现这些古老的文字符号,自己一个都不认识。

青铜傀儡看到李雪画走近石床,也终于有了新的行动,它向后退了一步,然后……跪了下去!

跟独臂青铜傀儡一起来的那个完整的青铜傀儡,也跪了下去。

下跪?代表着什么?

伊贰三很清楚,哪怕是中外以前完全没有交集的时候,下跪等于臣服这个意思,还是一个世界通用的姿势。

为什么?伊贰三跟徐少庭对视了一眼,这事情发生的太奇幻了!

一场明目张胆的绑架案,突然之间就变成了跪地臣服?难道就是为了把人抓到这里来臣服的吗?

李雪画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跪地臣服搞的莫名其妙,她下意识的退了半步,因为身体虚弱的关系身体向后倒去,手臂连忙向后伸出想要扶住床沿让自己不要倒下,手掌却按在了石板制成的石书之上。

光!在石书之中点亮了起来……

ps:本以为好了,结果腰没好。所以这次特别多躺了几天,巩固了一下。觉得彻底没问题了,才起来写。躺的我腰的两侧的肌肉都疼。

推荐阅读:

恶魔校草在身边:甜心很不乖 穿越到我家的少女,竟是母上闺蜜 修仙世界的训练家 遮天之造化神玉 修仙:从灵农开始肝经验 一朵桔梗花(精装纪念版) 上岸提离婚,反手和市长女儿领证 元气猎人 锦鲤弃妇:大吉大利,今日和离 现世奇谈 荒谬神父是个渣 陆沉叶青雪小灰輝 无敌中场 这个宿主莫得感情 噬天魔冢 海贼,这个海兵特有骨气 大江湖重生 我身边不可能都是反派 李元 我叫黄大仙 墨染江山 亮剑:疯了吧,你管这叫游击队? 人鱼影帝[重生] 茅山天师 校园之极品仙帝 白天高冷沈爷晚上在我怀里哭唧唧 [原神]是废材但过分幸运 我在火影世界开辟信息时代 龙王狱主 快穿之桃花精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农门福星:带着空间养崽崽 反派:开局多子多福系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