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4、后记(完)

2033年,秋。

淅沥沥的小雨从灰色苍穹之上坠落,轻飘飘的淋在城市街道上。

时值秋季,时不时还能看到没打伞的行人,用手挡在头顶匆匆而过。

狭窄的军民胡同里,正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与一位老爷子对坐在超市小卖部旁边的雨棚下面。

雨棚之外的全世界灰暗,地面都被雨水沁成了浅黑色,只有雨棚下的地面还留着一片干燥地带,就像是整个世界都只剩下这一块净土。

老爷子年纪很大了,正兴致勃勃的说着:“当年庆尘那小子就是天天在我这里下棋,骗钱花。我当然知道他的心思,只是可怜他摊上一个不赌博的爹、一個无情的妈,所以每天故意输给他20块钱。”

少年好奇:“您说的庆尘,真是那位白昼之主吗?”

他觉得很离谱,如今那位白昼之主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怎么到这位老爷子嘴里竟成了一个身世可怜的高中生?

老爷子说道:“当然是他了,那会儿他还不是什么白昼之主呢。”

少年更好奇了:“我看自媒体说白昼之主智商超绝,计算能力天下无人可敌,您的棋艺一定也很高超吧?”

老爷子停顿两秒:“当然了!他第一次与我下棋的时候,我便用弃马十三招打得他溃不成军,十三招就将军了。”www.rkzge.com 香菇小说网

“厉害,您会不会是唯一一个赢过白昼之主的人啊?”少年赞叹道:“对了,媒体说他已经消失了好几年,您知道他去哪了吗?”

“没消失,他每年都还会来看看我呢,”老爷子出神的望着稀薄的雨幕:“庆尘是个好孩子啊,从不忘记每一个对他好过的人……”

少年也有些向往,如今白昼已经成为传说中的组织,这个世界很多反恐行动里都会出现他们的身影,但白昼现在有哪些成员、基地在哪,却无人得知了。

白昼将自己隐藏起来,隐藏在这个世界的背后,默默地守护着,从不用武力干涉现实世界的运转。

只偶尔会流传出一些新的传说。

“小孩,你应该年纪不大吧,怎么没上学啊?”老爷子看着少年身穿外卖小哥的制服,年龄却不大,正该是上高中的年纪。方才对方在自己超市门口避雨,才有了刚刚那段对话。

少年沉默片刻:“脑子笨,怎么也学不会,不如赚钱养活自己。”

老爷子好奇:“你既然是送外卖的,怎么连个电瓶车都没有?”

少年回应道:“电瓶被偷了,我没攒够钱买新的。”

老爷子看了他一眼:“生活有困难?”

“嗯。”

“你叫什么名字?”

“陈取。”

老爷子问道:“要不要下一局棋?赢我的话,可以拿到20块钱。”

陈取愣了一下,他犹豫了数秒:“好。”

一局棋下完,老爷子以一手精湛的弃马十三招,十三步便将少年的老帅将死:“20块钱,谢谢。”

陈取:“?”

他起身就跑,老爷子望着少年消失在军民巷的背影,感慨道:“人心不古啊。”

就在少年跑出巷子时,他看见一位身穿黑色冲锋衣的年轻人与自己擦肩而过,对方手上提着一些礼品。

他忍不住多看两眼,但最终还是失望了,对方并不是传说中的那位白昼之主。

今天如往常一样,就像他的人生,从未有过真正的惊喜。

……

……

市府西家属院的林荫小道里,陈取默默的在香樟树下行走着,细细的雨透过树叶的缝隙,将他头发与肩膀打湿。

前年的时候,这座小院子里的四层小矮楼都被翻新,加装了暖气和燃起,只是下水道还会偶尔堵塞。家里仍然不能使用大功率电器的,因为会跳闸。

陈取走进昏暗的门洞,无视了墙上如同牛皮癣一般的开锁、卖房广告,走上三楼。

可他没有进门,而是坐在阶梯上,静静的听着屋内的争吵。

“陈波,咱俩明天就去离婚!”

“离就离,谁不离,谁是孙子!”

女人道:“陈取怎么办?”

男人冷笑:“当然是你带着他滚蛋!”

“凭什么我带?”

男人怒吼:“我哪知道他是不是我亲儿子!”

女人怒骂:“你他妈污蔑谁呢?你天天打牌不回家还反过来污蔑我?”

屋里不再争吵,开始传来打砸东西的声响,紧接着,女人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嚎声:“陈波伱敢打我!”

对面的邻居被家暴声惊扰,推门出来探头查看,待到他们发现陈取坐在阶梯上时,便叹气一声后又合上了屋门。

陈取带上耳机,耳朵里听着低沉的音乐,直到屋里的女人夺门而出。

女人脸上乌青,看见他便愤怒道:“你就在外面听着?学习也学不好,家务也不会做,送个外卖还能把电瓶弄丢,跟你爸一样没出息,跟你爸过吧!”

说完,她合拢自己的风衣,噔噔噔走下楼梯,风衣的裙摆在拐角处倏忽不见。

陈取摘下耳机,默默的走回家中,看着坐在地上喘息的父亲,一身的酒气。

男人指着他骂道:“还有脸回来,怎么不跟你当婊子的妈一起滚?赶紧滚蛋,老子没钱养你。”

家里一地狼藉,陈取视而不见,他只是默默去打开了燃气的阀门,将家里的酒都倒在了地上。

男人想要挣扎着阻止他,却因醉酒,根本爬不起来。

“你要干什么?”男人惊恐起来。

陈取手拿一只打火机,站在原地,静静的望着面前那个男人。

这时,一个身穿黑色冲锋衣的年轻人,从未关严的大门走进来,拿走了陈取手中的打火机,关掉了燃气阀门。

陈取莫名的看着对方,这竟是他刚刚在巷子口遇见的那位。

年轻人平静道:“生活可能不如人意,但冲动并不可取。人生这才哪到哪,没死就得继续前进。”

陈取倔强道:“关你什么事?”

年轻人说道:“今天招生工作本来要结束了,但只要你能20分钟之内跑到学子街的百糯书屋,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记住,只能跑,不能用交通工具。”

陈取转身就跑,一头扎进了外面的雨幕之中。

他一路疯跑,张口呼吸,任由冷风往嘴里灌去。

从行署路到学子街有6公里距离,寻常人以健身跑步速度大约需要45分钟才能跑完,跑进20分钟那得是国家级运动员才行,陈取如果想要在20分钟内跑到,就必须不考虑配速,透支自己所有的体力。

王城大道、积翠南街、凝碧北路、凝碧南路……

这么一路跑过来,陈取只觉得自己肺都开始燃烧,身上湿漉漉的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雨水,混杂在一起。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也不知道那位年轻人是谁。

似乎听信陌生人一句话就玩了命的狂奔有点傻,但陈取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这样了,不管是什么变数,都不会变得更差。

渐渐地,陈取喘息着失去了思维的能力,他只知道自己必须跑下去。

突然间,穿过一条人行道时,一辆汽车在他面前紧急停了下来,传来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刺耳声响。

司机探出头来咒骂道:“不看路吗?”

陈取却没有回头,只是机械的狂奔着。

远远的,他已经看见了百糯书屋的招牌,而那位身穿黑色冲锋衣的年轻人,则双手插兜伫立在门口。

砰的一声,陈取脚下一软摔倒在人行道上,彻底脱力。

年轻人面不改色,只是这么的静静等着,并不打算干涉陈取的命运。

陈取缓缓爬起身来,一步一步挪到年轻人面前:“我没有使用交通工具。”

年轻人转身往书屋里走去:“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胡靖一,是鲸岛现任校长。按说你没有资质进入鲸岛的,偏激的性格也不适合鲸岛这种地方,但我愿意给你一次机会。”

“为什么,”陈取问道。

“因为曾经也有人给了我一个机会,那时的我,和你一样平凡,”胡靖一回应道:“当然,走进前面的那面墙后,是否能够有所成就,还得看你自己。”

陈取看着面前的那堵墙……什么叫走进哪面墙?撞在上面吗?

他没多问,而是径直往墙上撞去。

可预想中的碰撞并未发生,随着墙上一道透明波纹闪过,陈取仿佛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里海涛拍打着鲸岛黑色的悬崖,一座座房屋镶嵌在崖壁上错落有致。

远处,几座教学楼耸立,楼体之间是穿着校服的学生来回穿梭。

篮球操场上,学生们一个个如超人般跳跃着,这篮球操场像外界的足球场一般大小,运球的学生却可以几步之间跨越。

另一边足球场上,一位学生中场开球,一脚下去特制的足球在空中发出恐怖的嗡鸣声。

陈取怔怔的看着这一幕:“这是……”

这是那座传说中,白昼建立的学校!

“同学?”一位学姐看向陈取:“你的录取通知书能给我们看一下吗?”

陈取这才注意到面前,正有一群学长学姐们在收拾桌子,拉着“欢迎33级新生”的条幅。

有人疑惑道:“最后一个新生不是已经入学了吗?录取通知书都在这里了。”

陈取支吾半天:“我没有录取通知书,是一个叫胡靖一的人,让我来的。”

学长学姐们面面相觑,其中一人笑道:“胡校长亲自挑选的人选哦,先跟我们一起收拾东西,等下开学典礼就要开始了!”

“好……好的!”陈取跟着一起收拾东西,帮忙抬到一间教室里,又稀里糊涂的跟着大家来到广场上。

在那广场上竖着一块石碑,碑上刻着一个又一个名字。

陈取问学姐:“这些名字是?”

学姐达到:“这一开始是曾经在鼠潮之中,因救人而牺牲的同伴姓名,后来白昼组织和家长会组织中有人牺牲,名字都会被刻在上面。”

“白昼、家长会……”

“对,咱们鲸岛普通毕业生会加入家长会,优秀毕业生则加入白昼。”

陈取有些出神,嘴里不断地念着那个名字:“白昼……”

路上,有人小声道:“快集合,听说今天庆尘校长会回来!”

有人激动的拔高声调:“什么?庆尘校长回来?!他卸任之后,可两年没有露面了!”

这时,一行人走上演讲台,陈取豁然转头看去,为首之人确确实实是那位消失已久的白昼之主。

对方身穿一身黑色西装,身姿挺拔。

很快,不仅仅是33级新生,连同全校师生也都汇聚过来。似乎庆尘这个名字有着某种魔力,吸引着他们源源不断的放下手中事情,如溪流汇入河流般,来到广场上。

鲸岛某一处“阴阳”分院里,一位身穿白色狩衣的年轻人正闭着双眼,用扫帚清扫着地上的落叶,他听着学生仓促的脚步,笑着提醒道:“慢一点慢一点,庆尘又跑不了。”

说着,他放下扫帚,双手拢在袖中,神情中有些缅怀。

下一刻,他忽然望向青山绝壁的方向,似有惊讶。

某种正在快速复苏的气息,正指引着神代云罗往那处赶去。

……

……

广场上,庆尘在演讲台上,用手指敲了敲话筒,台下骤然安静下来。

他笑着说道:“今天是33级新生入学之日,也是白昼与家长会成立的十周年,所以胡靖一校长邀请我来致辞。”

“我回想起自己建立白昼的初衷,不过是想在乱世中保护自己和亲人免受伤害,可后来我才明白,当灾难来临时没有人能独善其身。那时我说,若这漫漫长夜不会自己过去,那我将用白昼重新定义黑夜……是不是很中二?”

“战争已经结束,但这个世界却总有人想要重新颠覆它、毁灭它、占有它,于是白昼和家长会的存续便有了意义,鲸岛的存续也有了意义。你们来到这里学习、成长,终有一天你们也会成为像我一样的人,为这个世界的和平付出努力。”

“关于我们的传说已是旧的时代,你们才是新时代的希望,我们会走在你们前方,等待着你们的脚步,与我们并肩作战……”

话音刚落,却见青山绝壁方向竟有冲天白光而起,如白虹贯日,剑气横贯天地。

庆尘抬头,看见二十四柄青玉心剑在天空游弋,如游龙般醒目耀眼。

他心中轻声说道,何老板,好久不见。

庆尘看向台下的学生们:“冬天总会过去,春天总会到来,我祝愿你们每个人都可以学有所成,扛起属于你们的责任。”

“我祝愿这个世界所有人可择一良人,可寻一处安身之所,冬至有饺子,端午有粽子,中秋有月饼。”

“我愿这世界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我愿小孩子可在公园里放风筝,老大爷可以在公园里练剑。”

“我愿你经历数十年风吹、数十年雨打,归来仍是少年。”

推荐阅读:

带着高科技闯江湖 三无产品:单亲妈妈逆袭 取消你高考,你研发武装直升机? 全能王妃火爆京城冷潇南 武则天之无敌风流李天狼 末世囤货,我有大米满空间 懒懒的系统 四合院:从杀猪佬开始 明末自卫军 重生之江州往事 哄他!吻他!不孕不育老公被撩到失控苏染司擎尧 钓系玫瑰 弱水三千,只想撩你 世子爷,这外室又在给您画大饼! 重生之我是神之乌兹后传诸神黄昏 齐天魔猴传 时空交易商 极性整合游戏:开局恋上血族萝莉何谓怜慕 王玄梦玲珑 快穿宿主不想走剧情 幸淡卞云澜 王爷今天弯了吗?[重生] 晋侠录 朱珠韩石 美利坚军火商 校园之极品仙帝 女帝养成:开局获得绝美四剑灵!无敌纯爱战神 陈子墨 灵川灵诺(伪名想做瞎的守护神 恶役反派只想下线 纠正之界 综武:求求你,别再曝料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