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

《撑腰》全本免费阅读

等广福客栈的人敲锣打鼓地灭火时,十一已经重新回到了线人的家中。

线人名唤顾老九,年过五十,瞧上去是个老实巴交的农人,但实则是老阁主的心腹。只是因为近来事多,所以老阁主安排他与“儿子一家”团聚,暂时守在这个地理位置紧要的隐秘据点。

这里,除了阁主、少阁主和他们的心腹外,就只有十一知道。

顾老九见惯大风大浪,看到十一的模样,他心下微紧,神色仍旧平静,低问:“事成否?”

“没有。”十一一边往澡房走,一边回道:“第五殿早就知道我会去杀他。他今夜和信王世子同住,我不能下手。不过,他们没想隐匿行踪,应该很好找。”

他的声调微低,透着点散漫的倦怠。

“怎么可能?我们在立春前一天就发现了第五殿的踪迹,第四殿的人一直监视他。他住在吴陵郡城,没有更换藏身所。按理,这意味着他没有发现我们在监视他。”顾老九眉头紧锁。

可他直觉感受到了诡异的不安:“第五殿什么时候搭上了信王世子?巧遇?”

十一毫不在乎,耸肩:“这不归我管。”

顾老九停下脚步,跟十一保持距离:“那丁酉和丁亥呢?”

“他们骗我。”十一推开澡房的门,漫不经心地道:“所以,我把他们都杀了。”

顾老九悚然一惊:“你——”

丁酉和丁亥是第四殿信任的属下。第四殿是少阁主的亲信。而少阁主是老阁主唯一的儿子。

十一就这么把他们杀了,他就不怕少阁主猜忌、第四殿报复吗?

十一站在石阶上回身,望向顾老九,语带困惑:“怎么?”

月色清辉照亮少年侧脸上干涸的血迹。他掀起眼睑,露出灿若寒星的双眸,纯澈如稚子。

这是一双天生就该当杀手的眼睛。他压根没有把什么猜忌、报复放在眼里。杀人或是被杀,于他如吃饭喝水一般寻常。

“没怎么。”顾老九咽下惊骇,道:“我须上报详请。今夜究竟发生了什么?”

丁酉和丁亥之死不重要。顾老九很清楚,必定是他们一心想杀第五殿邀功。哪怕他们早已查明第五殿与信王世子同行,为了让十一出手,他们不仅瞒过他这个老糊涂,更在十一面前佯装不知。

岂不知,若是十一当真连信王世子一起杀了,必定令朝野震动,无异于将隐刃阁往朝廷刀下送。

顾老九不同情这样的蠢货,第五殿的举动才更令他心生警惕。他要事无巨细地回禀阁主和少阁主,让第四殿仔细详查第五殿从前的行踪。

比如,迢山。

像第五殿这样心思缜密的人,一定不会无缘无故在迢山留下痕迹,甚至还派两个人待在迢山。这其中,一定有他们不知道的缘故。

“十一,任何细节都不能漏。”担心十一因为轻敌而草草总结,顾老九翻出金老爷的事:“要知道,第五殿此人心思极为狡诈。”

“去年,他将海市售卖奇香的消息透露给你,看似好意。实则,我们之前刚查明,就是他转手又把老哑婆收香的地点透露给金老爷。以致金老爷杀人夺香,你又杀金老爷报仇,引起官府的警觉,于你大不利。”顾老九盯着十一,留心他脸上的神情变化。

海市是江湖的地下市场,一些卖家难以在正道销赃的奇珍异宝,均在此流通。

不过,顾老九没提醒十一,少阁主想利用金老爷,却因此被十一搅局。

第五殿用的是阳谋,目的之一,就是要让少阁主对十一心生嫌隙。毕竟,十一是阁主养出的最锋利的刀,少阁主未必敢握,也未必握得住。

十一眸中无惊无怒,他只是轻皱眉,兴致缺缺地道:“这样。”

顾老九没有再劝。他再一次意识到,十一根本不在乎,就算他不劝,他也会详细说明白。

果然,十一巨细靡遗地讲述他今日之事,声音毫无起伏。

末了,他打个哈欠,道:“既然你都知道,我就不给阁主写信了。你给阁主传信的时候,记得让他替我找能活得久一点的看家的人。”

他抿抿唇,踏入澡房,嘟囔:“这单可能会很麻烦。”

他大概要过好久,才能把姜姑娘接回家当守家人。

想到姜姑娘,他的脚步又是一顿:“我差点忘了。”

顾老九悚然而立,生怕十一质问他是否也跟丁酉和丁亥一样骗他。

但十一只是四顾一圈,问道:“鸡汤呢?”

与那冷冰冰的农院不同,云岫间这些日子,每当朝阳唤醒葳蕤的草木时,鸡汤浓郁的鲜香就会飘飘满院。

“姑娘,鸡汤面煨好了,快来吃!”章嬷嬷把着灶房的门,唤门口取灯笼的姜月窈:“石郎君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鸡肉不能再放了,可不能浪费。”

“诶,来了。”姜月窈应声,拿丫杈取下挂在檐下的红灯笼。

蜡烛烟味刺鼻,已经燃尽。

这是十一离开的第三天,灯笼也还是旧灯笼。

章嬷嬷接过灯笼,左右端详,倒是松了口气:“挺好,灯笼还是旧样子,没坏。”

章嬷嬷收起灯笼,道:“山上人烟稀少也有好处。老奴先前下山,听威远镖局的门房八卦,说石总镖头发了好大的火,据说是因为有个混小子,趁夜给他家灯笼打了个对穿。”

姜月窈舀一勺热气腾腾的鸡汤,默默地点头。

不像十一,十一多好呀,还会给她换更好的灯笼。

今日天气冷,却难得晴朗,章嬷嬷把竹篓里的毛皮翻出来整理,也顺嘴夸十一:“得亏石郎君是个有礼有节的郎君。咱们来之前,他就只住灶房,不住主人家。还把灶房收拾得干干净净,咱们连柴都不用劈。瞧瞧这皮子,老奴估摸着是熊皮,多好。”

姜月窈连忙低头,夹块肉细嚼慢咽,含糊地道:“嗯呐。”

那就是十一送她的熊皮,她趁嬷嬷还没回家的时候,把它塞进了竹篓里。

“可惜熊皮不搭您。”章嬷嬷没在意,眼睛盯着白兔毛看,道:“还是兔皮好。溪源香会

推荐阅读:

被我坑过的男主都重生了 绿茶美人在恋综杀疯了 被放弃的我重生了 惊!听说你们这退休发老婆? 假千金经商爆火京城 同床异枕有三年 清穿之妖媚惑主 校园起风了[重生] [HP]黑魔王的女儿在赫奇帕奇 谁见了我养的团子 墨青辰热芭夜朦胧 神戏 徒儿你太强了,下山祸害你师姐吧 嫁高门 古代宦海反腐记 不想当军校生的机甲师不是好代练 妖女她尊师重道 君莫白陆平云秦空 人在乡农,我靠教萌宝国粹火出圈 相亲翻车后,反派他找疯了 惜花之旅 我把大佬当人参,大佬以为我馋他身 寒门女子(重生) 美人,梦境和窥视的祂 七零海岛摆烂日常[重生] 一个痴心妄想的暗卫 直播变身炎龙铠甲,国家疯狂打榜 重生成婴儿,我和宠兽一起进化 开局赌石,我开出了射日神弓 宝可梦圆梦大师 棠宁陆司城 国公大人他偏要和我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