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飞雨记

夕阳西霞,夜色降临。

一座黑黝黝的小镇的外出路口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三辆黑色帆布覆盖的马车从青石街道中先后行驶而出,车上均都插着银字红边的小旗子,上面铭印着一个惹眼的“玄”字。

就在这时,突然从路边某个巷口中冲出一个矮小黑影,双手大张的挡在了最前方马车前面,却是一名看似十来岁的瘦小男孩,面色苍白,身上衣服褴褛。

“臭小子,你找死”

驾车的一名穿着灰色劲装的大汉是一惊的勒住了拉车的两匹烈马,随大怒的喝道,单手一抓,手中顿时多出根细长皮鞭,呼啸的冲男孩狠狠抽去。

男孩眼见皮鞭就要落在自己身上,面露恐惧,双脚却牢牢的站在原地不动,没有丝毫的退避之意。

驾车大汉见此,更加怒不可恕,挥动皮鞭的手臂更添了三分力气,准备一鞭就将男孩抽个半死,但就在这时,身后车厢中突然传出一个淡淡声音:

“住手”

大汉闻言一个激灵,手腕抖了抖,让皮鞭从男孩头顶呼啸而过后,急忙跳下马车,躬身冲车厢说道:

“章长老,你老人家有什么吩咐?”www.smxna.com 柚子小说网

“小家伙,你有些胆量。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拦住马车?”话音刚落,车厢帘布徐徐掀开,从中走出来一名颤巍巍的蓝袍枯瘦老者,白发苍苍,满脸皱纹,一副被风都可能刮倒的病怏怏模样。

“你们是七玄门的大人吧,我知道你们这次来镇子是招收弟子的,我要加入七玄门。”瘦小男孩看到老者出现,才将双手放下,大声说道。

“想加入本门,为什么前几天不过来,而在报名结束后才来拦本座马车?”章长老淡淡问道。

“我没有钱,也没有担保人。”瘦小男孩沉默了片刻,才硬邦邦的回道。

“家中也没有长辈嘛?”章长老眉梢一挑的问道。

“我没有家,我一直都是一个人。”男孩看着老者,露出倔强表情的回道。

“余东,你对附近镇子比较熟悉,可认识这小家伙?”蓝袍老者眉头皱了皱后,转首向驾车大汉问道。

“回禀长老,属下认出这小子了,他叫厉剩儿,是镇中药铺原东家的遗腹子,其父一次外出后就再无消息,其母在生下他后也重病死去,平常是靠百家饭才能活下来的。”大汉闻言,恭敬回道。

“是个孤儿,怪不得长的这般瘦弱了,厉剩儿这名字又是谁给取的?”章长老眉头皱了皱。。

“是厉家的其他族人给取的,现在回春堂也是厉家某位族老在代管着。”大汉眨了眨眼后,说道。

“吃百家饭,还代管?看来厉家其他人看这小子很碍眼啊。”章长老嘿嘿一声。

大汉陪着笑脸的连声说“是”

“我不叫厉剩儿,这不是我的名字。”瘦小男孩听到这里,忍不住的大声喊道。

“哦,不叫厉剩儿,那你名字是什么?”章长老闻言并未动怒,似笑非笑的反问男孩一句。

“名字…名字我还没有真正想好。”男孩握了握拳头后,喃喃起来。

“你叫什么,是不是孤儿,我根本在意的。但你没有报名的钱,也没有担保人,我凭什么要给你机会加入七玄门。要知道本门招收弟子,也不是什么人都收的。”章长老摆了摆手,神色冷漠了下来。

“我能吃苦,还能拼命,只要给我能加入七玄门,我一定会比其他人强的。”男孩似乎料到了老者会有此一问,毫不犹豫说道。

“年纪不大,口气倒不小。小家伙,看在你有几分胆量的份上,不要说不给你机会。看到那边那条恶狗吗,你现在若能去把它杀了,我就免了你报名费用,还做担保让你参加入门测试。”章长老略沉吟后,就从袖中摸出一把带鞘匕首,直接扔到了厉剩儿的面前。

男孩看了看眼前的匕首,再向不远处的某个垃圾堆望去,不禁呆了一呆。。

在那边垃圾堆处,赫然趴着一条流浪的黑色巨犬,身上毛发漆黑脏乱,口水狂流,双目血红的盯着这边,一副要不是马车这边人太多,就会马上扑过来的凶狠模样。

“怕了嘛,若是不敢话,那就马上滚开,不要再耽误本长老时间了。”章长老冷冷说完后,就转身跳上马车,准备重新走进车厢。

就在这时,男孩却默不作声的俯身一把抓起了匕首,并拔了出来,露出了明晃晃的匕刃,然后双手紧握匕首把柄,直接冲向了垃圾堆。

老者在马车上重新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

旁边的驾车大汉,则满脸的吃惊。

下一刻,垃圾堆那边的先是传来扑打的声音,随之犬吠声和男孩低吼声此起彼伏,连成一片……

一炷香时间后,天上下起了毛毛细雨,漫天飞舞,地面开始变得湿漉漉起来。

男孩浑身鲜血的一手抓着匕首,一手拎着颗血淋淋的狰狞狗头,摇摇晃晃的走了回来。,但未等走到马车面前,就“噗通”栽倒在地,昏死了过去。

“虽然身子骨弱了点,但这么小就敢拼命,给你一个机会有何妨。余东,将他带上吧。”章长老终于叹了口气的说道。

大汉面闻言,忙过去男孩抱了起来,走向了后面一辆马车去。

“他既然不喜欢原来名字,入门测试名单上的就写‘厉飞雨’吧,希望他不会像眼前飞雨一般,转眼而逝。”蓝袍老者抬首看了看漫天飞雨,目光微微闪动的又加了一句,随之袖子一摆,转身钻进了车厢。

大汉面带异色的连声答应。

……

仙霞山,炼骨崖。

三十丈高的巨大峭壁面前,二十几名孩童正紧抓绳索费力向崖顶攀爬而去,但中途不时有人又从绳索上摔落而下,但都被下方站立的一些劲青色缎衣青年,轻易接住。

崖顶之上,已经有七八名孩童或坐或躺的在那里,均一副精疲力尽的模样。

在离峭壁更远大片斜坡处,则有更多手脚带有伤痕的孩童,哭泣着则被些劲装大汉或抱或背的带离附近区域,

“这一批入门测试弟子素质不错啊,看来最终能有十分之一左右的合格率。”山崖顶部的一名红脸老者,看着眼前情形,满是满意的表情。

“岳堂主,这一批弟子来自附近几个最大的镇子,身体素质的确远比前几批测试弟子强得多了。”旁边某个瘦削汉子连连的点头。

“王护法,偏远小地方穷苦,平常人家吃饭恐怕都有问题,身子骨比这些大镇来的弟子差些,也是正常。对了,我听说上批有一名记名弟子,被墨大夫要去了,可真有此事?”岳堂主随意说了两句后,突然想起什么的向瘦削汉子问道。

“堂主还真是消息灵通,的确是有此事。说起来,那位记名弟子还是属下亲自带入门中的。他虽然未能通过测试,好在毅力还行,所以当时被收为记名弟子,但未想到半路上就被墨老看中,直接给要走了。”王护法陪笑的回道。

“呵呵,这么说,这小家伙反倒因祸得福了。对了,他叫什么名字来。”岳堂主呵呵而笑的再问道。

“这弟子叫‘韩立’,出自青牛镇附近的某个村子,他若真能学的墨大夫一两手医术,那还真终生受用不尽的。王护法也啧啧的说道。

“韩立……,你这一说我倒真有些印象了。”岳堂主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再过一会儿后,又有数名孩童费力爬上了崖顶,附近某青色缎衣大汉,看了看手中捧着香炉中香烛已经燃尽了,则走到岳堂主跟前禀报一声。

“既然时间到了,那就把其他小家伙全都带过来吧。”岳堂主毫不犹豫的吩咐道。

听到命令,周围站立的一些青衣大汉纷纷纵身而下,片刻后,崖顶上就站满还在坚持测试的孩童,足有上百名之多。

“徐明,钟南熊,赵均,……以上十二人在规定时间内到达炼骨崖顶,即日起成为内门弟子,其中十人进入本堂百锻堂,而同时先达到炼骨崖顶的弟子‘钱多多’,‘郭老实’表现优异,直接送入本门七绝堂进修绝技。”岳堂主深深看了一眼人群中某个圆脸的胖乎乎孩童,就接过一张记载孩童名字的名册,宣读了起来。

旁边的王护法,看着这名胖乎乎孩童也面露笑容。

钱长老的后辈族人,岳堂主还是王护法对他能进入七绝堂,是毫不奇怪的。

被念到名字的十二名孩童自然兴奋不已,其中叫‘钱多多’的孩童更是满脸的得意。

“另外还有八名参加测试的弟子,虽然未能完成要求,但也坚持到了最后,本堂会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先让他们成为记名弟子,半年后测试后若能符合要求还可成为内门弟子,否则只能和其他人一样成为外门弟子了。”随之岳堂主又念了八个孩童的名字。

这八名孩童虽然无法高兴起来,但心中总算还是松了一口气,其他人则大都满脸沮丧之色。

岳堂主念完所有名字,把名册丢给了旁边的青衣弟子,吩咐王护法两声,正打算先离开时,忽然脚步一缓,用手一点众孩童中的某个位置,莫名问了一句:

“这个小家伙是怎么回事?是谁负责的?”

、被岳堂主所点的几名孩童,吓得急忙向两旁倒退几步,顿时露出某个躺在地上不动的瘦弱身影来。

“回禀堂主,这名师弟是属下负责测试时跟踪保护的。”一名面上带着疤痕的青缎衣青年,急忙从后面走出来,恭敬回禀道。

“那你说说怎么回事?我不是吩咐过,一旦测试的弟子体力不支,开口求救,应立刻将他们带到安全之处嘛。”岳堂主看了看地上明显陷入昏迷中的瘦弱孩童,脸色阴沉了下来。

“堂主,不是弟子没有保护好,而是这名小师弟直到自昏迷,还死死抓住绳索,未曾求助过。堂主不信,可以看看他双手。弟子最后也无法掰开其手指,只能割断绳索,才将他带上炼骨崖的。”疤面青年连声分辨起来。

“哦,有这种事情,王护法。”岳堂主有些讶然起来,对王护法示意了一下。

王护法走了过去,蹲下仔细看看了厉飞雨的双手,随之也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岳堂主,这小家伙的确手中紧握着一段绳索,而且十指均都磨破,已经有些乌青僵硬了。”

“既然有这般毅力,为何没有上报给我?”岳堂主冷冷的向疤面青年再次喝问道。

“堂主息怒。这名师弟虽然毅力不错,但他底子实在太差了,连炼骨崖一半都未攀爬到,就中途昏迷了过去。按照以往惯例,他连记名弟子资格都没有的。”疤面青年大慌,急忙解释道。

“堂主,以前若是连一半都未等攀爬到的话,是直接送到外门的。”王护法闻言,在旁边也点了点头。

“身子骨不行的话,练武的确没有太大潜力的。他叫什么名字,是谁送来的。”岳堂主神色稍缓。

“此弟子叫‘厉飞雨’,是章长老带上山的。对了,属下听钱长老身边的人说,‘厉飞雨’的名字好像是章长老亲自给取的。”疤面青年迟疑了下后,回道。

“章长老带上山,还亲自给取的名字!”岳堂主有几分愕然。

王护法在旁边也愣了下,但马上反应过来的两步凑到了岳堂主面前,低声说道:

“既然是章老取的名字,人也是章老带上山的,这般让他直接去外门,恐怕有些不太合适。属下认为,即使无法成为内门弟子,那就让他先成为记名弟子吧。”

“既然有些毅力,还能坚持到最后,给个记名弟子身份,倒也能说的过去,那就这般办吧。章老的面子,还是要给一些的。”岳堂主看着地上昏迷的‘厉飞雨’,沉吟了片刻,缓缓点点头。

王护法见此,马上吩咐将名册上的记名弟子再添加上一人。

……

两个月后。

百锻堂的巨大广场,一百多名记名弟子分成四队站在广场四边,正目睹中间两名弟子各拿一柄木刀在激烈比试着、

其中一人身材瘦弱,正是厉飞雨。

对面弟子则身材高大许多,此时似乎打的兴起,大叫一声,一个箭步冲到了厉飞雨面前,双手持刀骤然间冲厉飞雨连砍三下。

“嗖”

一支木刀被震飞出去,厉飞雨双臂无力下垂,双手虎口震裂流血,纵然恶狠狠的盯着对面之人,但也只能任凭对面将木刀抵在了自己脖颈处。

对面弟子虽然取胜,但也被厉飞雨的凶狠眼神盯着有些发毛,嘴中嘟囔了一句“废物”后,就把木刀收了去。

“徐明,胜!”一名穿着黄色麻衣的教习,在旁边宣布了结果,然后又对厉飞雨冷冷说道:

“厉飞雨,你已经一连三次比试落败了,若是下一次还是表现不佳,那数个月后的测试,恐怕没有多大希望了,你好自为之吧。”

“多谢教习指点,我会更加努力的。”厉飞雨脸色十分难看,但口中仍老实答应一声,接着捡回自己的木刀,就默默回到队列之中。

“下面比试继续,金冬宝,白景天出列!”黄衣教习又一声令下后,又有两名记名弟子手持木剑的站了出来,

广场中间顿时再次响起了‘乒啪’的比试声。

半个月后,傍晚时分。

某个隐秘的小树林中,厉飞雨赤裸着上半身,双手握着木刀,对着一颗大树疯狂劈砍着,但片刻功夫后,他就浑身大汗淋淋,气喘吁吁,再一次用力砍在大树上时,木刀再次脱手而飞。

厉飞雨整个人蓦然怔住了,半晌后,才缓缓抬起几乎失去知觉的双手看了一眼。

只见两只手掌伤痕累累,青一块紫一块,几乎没有一处完好之处。

厉飞雨沉默不语,脸上全是不甘的表情。

“是不是有些绝望了。”

“是谁”

他突然身后传来一个淡淡的苍老声音,厉飞雨吓了一大跳,急忙转身,只见他身后站着一个颤巍巍的身影。

“章长老”

厉飞雨认出了对方来,不禁目瞪口呆。

满脸皱纹的章长老,轻咳了两声,才摆摆手说道:

“小家伙不用紧张,我在这里只是意外。其实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来这里的独自待上一会儿的。只是没想到,今年竟然会多出一个你来。说起来,你的名字还是我给取的,你和我还真有几分缘分。”

“飞雨多谢长老的取名之恩,若不是章长老,晚辈根本没有进入七玄门的机会,若是你老愿意,晚辈愿意拜在你门下。”厉飞雨倒也干脆,直接趴在地上冲章长老磕了三个响头,才抬头说道。

“你这小家伙倒是真滑头,若是早个十年话,我说不定真会有些动心。”钱长老见此先是有些愕然,接着又哑然失笑起来。

“无论是长老否愿意收下晚辈,飞雨都会铭记你的大恩大德,终生不忘。”厉飞雨仍跪在地上恭恭敬敬说道。

“嘿嘿,起来吧。老夫这般年纪,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都多,讨好的话不用再说了。现在你纵然说的天花乱坠,老夫也不会再收徒弟的。但无论出身和心性,你和从前的老夫还真是相像,今天既然又碰到你这了,倒不是不可以指一条明路给你的。”章长老看了看地上的厉飞雨,突然露出些奇怪表情的说道。

“还请你老指点。”厉飞雨虽然有些失望,倒也听话的站起身来,躬身站在一旁。

章长老却慢慢走到被他狂砍的大树面前,用一只枯瘦手掌摸了摸上面连七八糟的浅浅剑痕后,才思索的说一大段话来:

“人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是不公平的。有的人一开始就生于大富大贵之家,想要习武的,出生后就会被各种药浴浸泡全身,到了四五岁的年纪,则被传授各种基础锻炼之法,甚至有些更有权势的家族还会请来高手用各种真气灌体洗髓经脉,而你这样的孤儿在那个时候又在做什么,从小没有父母,没有家财的你,恐怕连真正吃饱肚子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吧。所以现在的你,习武的底子和其他人相比天差地别,是一点不奇怪的事。你也别指望只靠些许拼命训练,就想弥补其中的巨大差距。没有意外话,在七玄门,你注定习武不会有太高成就,会被人一直踩在脚下的。”

“没有意外,那就是还有意外了。”厉飞雨咬咬牙的插口道。

“不错,按照常理说,以你资质继续习武下去,根本不可能追上那些所谓的‘天才’,但世上没有绝对的事情,你若是肯付出莫大代价,还是能换来些许翻身的可能。”章长老神色不变的继续说道。

“请章长老明示。”厉飞雨眼睛一下睁大了几分。

“小家伙,你觉得老夫今年多大年纪了。”章长老突然莫名向厉飞雨问道。

“章老应该有七十的高龄吧。”厉飞雨愣了一下后,再看了看老者脸上的皱纹,迟疑的说道。

“嘿嘿,七十?我今年其实才四十九,还不满五十呢。”章长老嘿嘿的回道。

“什么,四十九!”厉飞雨真的震惊了,以面前章长老满头白发和脸上的皱纹程度,说其八十多岁高寿,恐怕都有人信的。

“这样东西你拿着吧。等你弄明白上面的意思,就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了。至于最终如何,就看你自己的了。哈哈,我得到这东西的时候,年纪已经不轻了,最终成就有限,现在就想看看你小家伙会做何种选择,最终又能走到哪一步。”章长老从怀中摸出一块绢布和一个白色小瓷瓶,直接抛给了厉飞雨,然后哈哈大笑的扬长而去。

厉飞雨捧着瓷瓶和写满小子的绢布,满脸的愕然。

绢布最上边,赫然写着“抽髓丸”三个血红大字,字迹鲜红似血。

……

数日后,同样的地方。

厉飞雨独自一人,手捧白色小瓷瓶,在某颗大树下徘徊了许久。

“章长老那般年纪都不怕,我又怕什么。一些寿元就能换到足够的潜力,让我足够强大,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这个交换很公平。”他在喃喃两句后,似乎在说服自己后,终于下定决心的将瓶口塞子拔开,从中倒出一颗带着刺鼻腥气息的淡黄色药丸,张口服了下去。

片刻后,厉飞雨表情痛苦的倒在地上,四肢抽搐不已,脸色苍白似白纸,甚至最终无法忍耐的在地上打起滚开。

这种常人难以人寿的痛苦足足持续了一顿饭的时间,他才长出一口气的从地面上缓缓站了起来。

这时的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和先前药丸一般的腥臭气息,甚至手脚仍有些微微的颤抖。

“这就行了”

厉飞雨定了定神后,将上身衣服一把撕扯而开。

“咦,双手力气似乎比先前大了一些。”

他惊喜的发现了身体的异样后,然后又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赤裸胸膛,只见上面赫然覆盖了一层淡淡的血丝状凝结物。

厉飞雨打了个激灵,双手飞快将这些血丝撕扯下来,就地挖了个小坑全都埋进去之后,才定了定神,带着某种异样的心情离开了树林。

第二天,站在演武场中的厉飞雨,双手在不停挥舞着一块数十斤的石锁,虽然气喘吁吁,满身大淋淋,但他却能清楚感应自身的力气在随着每一下挥舞都在一丝丝缓慢增加着。

“这就是抽髓丸的力量”

“若是能一直有这般显著的效果,那数个月后的测试绝对不成问题,甚至他若是再拼命一些,到时候一鸣惊人也不是不可能的。”

厉飞雨惊叹不已!

一股名叫野心的东西在,再次在他心中汹汹燃起,甚至比以前强烈数倍。

之后的数个月中,厉飞雨苦练自己唯一能学到的基础刀法,并拼命用各种手段锻炼身体,但在和其他弟子比试中仍然不起眼的继续落败,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自己在等着一鸣惊人的那天到来。

……

三个多月后,仙霞山脉边上某片高低不平的山路中。

二十几名七玄门记名弟子,正在狂奔着,而在他身后还有数名穿着青色衣衫背着刀剑的青年,不紧不慢紧跟着。

等到了某处早就清理好的平坦空旷地方时,这些弟子才停下了脚步,在这里岳堂主王护法早就等在了里,但几乎所有人目光都落在了跑在最前面的厉飞雨身上。

虽然所有人都差不多跑到这里,但厉飞雨除了额头上略有些汗渍外,其他都一切如常,反是后面紧跟他的其他几名弟子,一个个大气狂喘,恨不得立刻就摊到地上。

“能跟跑到这里的弟子,第一关算过了。下面两两一组开始比试,而只有胜者组才可挑战站在你们后面的师兄们,只有接下你们师兄三招不倒,才有资格加入我百锻堂成为内门弟子。”王护法向前一步宣布道。

顿时二十几名弟子按照早已分好划分好的组队,开始拿出随身带的木刀木剑,在空地上开始激烈比试起来。

“嗖嗖”

“砰砰”

两名记名弟子仿佛稻草般般的倒飞出去,不但手中兵器脱手而飞,人更直接飞出丈许远去,满脸痛苦表情的爬不起来,其中一人正是徐明。

在这两人对面,厉飞雨背着木刀,正将先前踢出的右腿缓缓收回,他旁边的队友还摆着单手横剑的姿势,但满脸的茫然,似乎还未弄清楚发生了什事情。

“厉飞雨,金冬宝获胜。”一名青衫青年宣布了结果,也是满脸的吃惊。

“好快的动作。这个厉飞雨不是当初那个……”岳堂主看到这一切,却眼前一亮。

“岳堂主,这个弟子的确是当初入门测试中昏倒的那一个,我等还误会他和章长老有什么渊源,但是后来才弄清楚他和章老根本没有多大关系的。”王护法在旁边讶然的也说道。

岳堂主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落在厉飞雨身上的目光明显比其他记名弟子多了许多。

没多久后,等其他记名弟子也决出胜负后,厉飞雨面前站立了一名身材修长的青年,腰间鼓鼓囊囊,手中同样拿着一柄木剑。

“开始”

修长青年手中木剑爆发出点点剑影,直刺对面。

厉飞雨则二话不说的手臂一抖,手中木刀化竟化为一道黑影斩出。

一阵刺耳的撞击声传来。

厉飞雨接连倒退两步出去,但马上咧嘴叫了声‘再来’,就挥动木刀再冲了上去。

又一声闷响后,厉飞雨双手握刀的再次被震退而开,但下一刻又舞动木刀反扑而回。

“有意思,小师弟,下面我要施展的琵琶剑法二十八击,一旦施展开来无法自行收手,即使和我同辈的师兄弟,能全接下来的也不太多,你小心了。第一击……”修长青年见此,脸上不太好看,但随之哼了一声说道。

话音刚落,忽然身形一晃,手中木剑化一道残影飞快刺下,角度刁钻异常。

厉飞雨一惊,只能所会的基础刀法,骤然斜斩而出,在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后,勉强当下了此招,但随着修长青年口中发出一声“第二击”,其身形再一晃后,竟出现在厉飞雨左侧,又一剑刺下,厉飞雨反手一刀,又“劈啪”一声将对方木剑荡开。

“第三击……第四击……第五击……”

‘劈啪’“劈啪”……

随着修长青年口中低喝不已,身形越闪越快,手中木剑刺出角度也越来越刁钻,刀剑交击的声音也越来越密集,越来越轻脆,真犹如有人在弹奏琵琶般密集。

厉飞雨前面几剑还能勉强站在原地不动,但数招后只能每接一剑,就后退半步……

一干记名弟子和其他青缎衣青年看的目瞪口呆,就是岳堂主和王护法也睁大了几分眼睛。

“第二十八击”

修长青年口中一声厉喝,身形一跃半空中,手中木剑竟发出尖啸的冲下飞刺而去。

“住手”

“不准动用真气”

岳堂主和王护法见此,几乎同时大叫一声。

“咔嚓”

半截木刀斜飞而出。

厉飞雨身躯半跪在地上,一只手抓着只剩下半截的木刀,另一只手却死死抓住了堪堪刺到额头处的木剑前半截处,纵然十指被震的鲜血直流,却让木剑再无法落下分毫。

修长青年松开木剑,身形一个腾空反跳,稳稳落在地面上,但看着厉飞雨的表情却精彩异常,仿佛看到了什么怪物一般。

“冯远,你动用真气违反门规,即日去铁罚谷领罚两年,期满才准出谷。”岳堂主面面色阴沉,毫不犹豫的命令道。

“弟子知错了,这就去铁罚谷领罚。”修长青年仿佛梦游般的答应一声,就有些跌跄的离开了。

“厉飞雨,你竟然接下琵琶二十八击剑法,同时总计撑过三十招,这已经打破了本门以前所有纪录。从现在起,你就是百锻堂弟子了,我会将此事禀报上面,数日后会有人下来给你重新检查根骨,确定你习武潜力,你有可能拜在某位长老或供奉门下,甚至成为几位福门主之一的弟子,也不是没有机会的。”岳堂主含笑的冲厉飞雨说道。

“多谢堂主”厉飞雨大喜躬身,他若真能拜在七玄门高层门下,获得大量资源,那抽髓丸自然能不用就不用了。

三日后。

偏僻小树林内,厉飞雨静静的站在平常练习刀法的大树跟前,脸色木然,但脑中却不停回放着不久前的一幕。

“根骨普通,不符合本长老擅长外门武功,不适合收你为徒。”

“底子太差,经脉狭窄,无法修炼高深内功心法,不符合本供奉收徒标准。”

“你虽然现在实力碾压同龄人,但身体有透支潜力迹象,以后习武成就有限,本堂主也无法将你收入门下。”

……

“哈哈,果然这个世界还是公平的,没有付出就别想有收获。”厉飞雨忽然大笑起来,笑着笑着不觉流出了眼泪,同时将袖中的白瓷小瓶再次拿出,倒出一颗黄色丹药就着泪水直接吞咽下去。

丹药非常的苦,一直苦到整颗心都彻底麻木了!

数年后的某天,一个经常盗用他名字的同龄人出现,才会让厉飞雨有所改变。

杀人放火厉飞雨,万人敬仰韩天尊!

推荐阅读:

绝世强者陈野 红警之华夏崛起 从离婚开始的文娱帝国 你是我前世走失的情人 兽世天灾种田路 玄学俏寡妇,靠算命养活六个娃! 纸人抬棺 EXO之穿越成女配 误惹萌妻:妖孽,哪里逃 我刷二创短视频,创崩全体特摄 都市沉浮乔梁叶心仪 神谕之海 为神明折腰 水浒第一大官人 大明之东江再起 斯特拉瑟的红色德国 冲喜夜,我成了病娇老公的药瘾 锦衣娇娘 我凭一己之力带歪修真界 武侠世界开酒吧,李秀宁喝嗨了楚寒李秀宁 聂埙聂天宣黑白土豆 能读心的我不想当大师兄 龙渊一念苍生 女神的终极护卫 [咒回]不听猫头的养生课简直big胆 这个谷主不一般北方妖叔 秦煌 偷我的外卖是吧?辣哭你! 嗜血霸爱:爵少你老婆又跑了 综武:悟性逆天,开局洞房李寒衣 遮天:悟性逆天,十二岁成圣 穿越喜羊羊与灰太狼的世界真奇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